碰到不懷好意者,到底該保持眼神交會,還是該迴避視線接觸?

Authors
  • Name
    自我強化筆記
    Twitter
發佈日期:
最後更新:
文章縮圖
目錄
1. 為什麼「要」建立視線接觸?
2. 為什麼「不要」建立視線接觸?
3. 決定因素分析
4. 完整防身情境分析
5. 結語

這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的疑問:碰到事件的時候,到底要保持眼神交會,還是迴避視線接觸比較好?

你在這個網誌的其他文章裡,可能已經看過我常常主張要保持視線接觸。但這不代表我主張在所有的場合裡,建立視線接觸永遠是最好的做法。在某些情況下,迴避視線接觸其實會更好。

所以要不要保持視線接觸,真正的答案是「看情況」,並沒有一套永遠都有用的做法。因此我們應該改成這樣提問:決定我們是否該保持視線接觸的關鍵,到底是什麼?

為了回答這個問題,以下先來分析保持眼神交會、或迴避視線接觸,分別有什麼用意!

1. 為什麼「要」建立視線接觸?

建立眼神交會的理由,其本質是在於彰顯支配(dominance),以及收集關於對方的資訊。

所謂的「支配」、「支配行為」,是非語言溝通(non-verbal communication)中的術語,說的通俗點,就是讓對方知道自己不好惹,並取得互動的主導權。

從非語言溝通的觀點來分析,瞪著對方看,是一種彰顯支配地位行為。當對方開始透過視線主張支配地位時,而我們如果選擇避開視線,在非語言溝通中就等於表達「我會服從你」的訊息。對方是歹徒,不懷好意,發現我們不抵抗時,一定是更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,而不是互相退一步海闊天空。

反之,如果我們也看著對方的雙眼瞪回去,等於我們也向對方主張支配地位,向他表示「安份點,別來惹我」的訊息。歹徒接收到這個訊息後,可能會收手,也可能反被激怒。但毫無疑問的,他會明白我們並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得手的軟目標(soft target)。

這代表對我們出手,很可能是要付出代價的。例如會遭到我們兇狠的反擊,或者是我們因為已經在警戒了,對方早已失去偷襲的時機,就算硬著頭皮出手,我們也很可能會成功逃脫,讓他白忙一場。甚至之後還報警處理,讓他需要擔心自己會被追捕。

保持眼神接觸、主張自己的支配權,雖然不能保證對方一定會收手,但會逼迫對方重新評估情勢。用OODA循環來分析,如果我們選擇迴避眼神接觸,那麼歹徒在做完觀察、評估(observe & orient),並下定決心(decide)要出手之後,因為知道我們不會反抗,所以只要採取行動(act),就能成功完成犯罪;反過來說,當歹徒知道我們會反抗、他也需要承擔風險時,這會迫使對方回到思考迴圈裡,重新觀察、評估,因此會加重他決策上的負擔,這是建立視線接觸的好處。

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如果我們要仔細觀察一個人,理所當然需要把視線朝向對方,而進一步看著對方的雙眼,會讓我們更好判斷出對方的情緒、意圖。如果我們已經判斷對方可能是需要警戒的對象,那麼建立視線接觸,充分觀察對方、收集資訊,就是一件極其合理的事情。

而且從戰鬥的觀點來分析,當對方瞪著自己,極有可能要發動攻擊時,我們更該把視線朝向對方,觀察他的一舉一動,才能掌握戰鬥中的重要資訊,找出破綻進行攻擊,並進行閃躲與防禦。

萬一真的要挨打,從生理學的角度來看,正面敵人也會比側對、背對敵人更安全。大部分的人在遭遇肢體衝突時,會本能性地攻擊頭部,而頭骨中,額頭部分的強度最高,側腦、後腦的部位則相對脆弱,受到衝擊很可能會對腦部造成嚴重傷害。題外話,這也是為什麼格鬥運動裡需要禁止攻擊後腦(參見Rabbit punch)。

正面看向對方的雙眼,不要逃避視線接觸,也會減少自己受到來自側面、背面的偷襲(sucker punch)的可能性,也算是個好處。

2. 為什麼「不要」建立視線接觸?

迴避眼神交會的理由,其本質是在於避免引起對方的注意力,或避免立即性的引發衝突。

有時在路上會看到有些人精神狀態不穩定、極度亢奮,可能是受到酒精、藥物的影響,或是因為患有精神疾病,或是剛好心情非常不滿,就是想找碴、找個倒霉鬼宣洩情緒。 總之,他們處於一種即將爆發的狀態,在受到一點輕微刺激後,有可能會毫無來由的展開兇狠的攻擊行為。

或者有時候路上會有一些騷擾者、暴露狂,他們四處徘徊,在尋找可以下手的目標。 輕微一點的,可能是在觀光景點、車站向人借手機、假意幫忙拍照,然後故意不還,藉此勒索金錢。 或者是路上的糾纏不清的搭訕、強迫推銷、填問卷連署;或是碰到乞丐、遊民來乞討。

如果以上這些人還沒有注意到我們、還在尋找目標,此時我們不要主動對上眼會比較好。這樣可以避免引起對方的注意力、避免讓對方覺得被冒犯,被激怒,反而主動惹麻煩上身。

上面提到的第一種人,因為精神狀態不穩定,一般人可能無法與他們正常溝通(如果不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社工),不見得能用口頭情勢降溫的方式來解決。他們也因為處於亢奮狀態,會更能夠忍受疼痛和恐懼,如果真的要投入戰鬥,我們必須做到徹底的壓制、使對方完全失去抵抗能力,才能真正確保安全。

沒有受過戰鬥訓練的一般人,如果只是隨便揮揮拳頭、推擠拉扯,或是噴防狼噴霧,這些效果可能都不好,對方仍然會持續進攻,無法真正排除威脅。但真的要下狠手反擊,甚至要置對方於死地,對一般人來說又會產生牴觸感;就算能克服牴觸感下狠手,我們還需要擔心後續會不會有防衛過當的問題。因此,從一開始就不要成為對方的目標,不要主動吸引對方的注意力,會是比較妥善的作法。

第二種人,他們不一定會造成肢體傷害,但他們的行為可能會讓我們感到不安,同時也很討厭。 這些人會有意識地去選擇看起來好佔便宜的對象,利用人們的善心、同情、不知險惡,故意讓對方感到不自在,藉此達到自己的目的。

主動與他們對上眼,往往會觸發他們後續的一連串糾纏行為,因此我們可能會想要迴避視線,避免被他們選為目標。

也別忘了,如果對方已經選擇我們作為目標,並開始進行接觸、騷擾,這代表對方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在我們身上,此時迴避視線接觸就只是單純的表示服從、配合,不再具有其他意義。

3. 決定因素分析

看完「要」和「不要」建立視線接觸的用意後,我們現在回到一開始的提問:決定「要」或「不要」保持視線接觸的因素,到底是什麼?

決定因素有兩個:「對方行為是否展露異常或危險?」,以及「對方是否留意我們?」。

3.1. 對方行為無異常、未留意我們

一切都很好,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!我們不論看向對方、不看向對方,基本上都不會有什麼問題。

但如果被對方察覺我們正在看他,這時應禮貌性的點頭示意,隨即移開視線。不然在別人眼中,我們反而會是那個亂盯著別人,展現出異常行為,需要警戒的對象。

3.2. 對方行為無異常、正留意我們

這可能是陌生人想借過、想問路、想找人幫忙,或是不帶侵略性的推銷、宣傳,或是單純互相對上眼了,這種一般性的日常人際互動。

因為對方沒有異常行為、不構成危險,這時正常的看向對方,建立視線接觸,並正常的應對即可。或是用手勢示意自己不想被打擾,要求對方不要來接觸自己,也是一種得體的應對。

但如果在表示謝絕陌生人的打擾後,對方仍執意要走近我們、要搭話,這就該被視為一種異常行為。

3.3. 對方行為異常、未留意我們

既然對方行為異常,又未留意到我們,那就沒有必要主動建立視線接觸,使對方注意到自己。迴避視線接觸會是這時候更好的做法。

我們可以調整自己的位置、移動方向,維持這個只有我們察覺到對方、對方未察覺我們的優勢條件。並在不引起對方注意力的情況下,開始遠離這個異常份子、危險份子。

這樣的好處是,我們打從一開始,在危險發生之前就離開了那個案發地點。也就不需要等到事發之後,才要在巨大壓力下,做出戰鬥、逃跑、服從求饒的抉擇。尤其身邊如果有重要他人是比較脆弱的,像是妻子小孩、年老父母時,這麼做更能確保所有人的安全。

雖說我們要迴避視線接觸,但仍應透過眼角餘光打量對方,關注對方的動向。至少對方比較不容易察覺我們的視線,而我們仍然能夠使用視覺收集資訊,直到和對方相隔了足夠的距離,確保安全。

3.4. 對方行為異常、正留意我們

對方行為顯露異常,又正在留意我們,也就是以我們為目標,這就代表當下是存在立即性威脅的。只要我們不是已經被武器指著要求服從,這時必須迅速建立眼神交會,並切換到警戒、戰鬥心態。

所謂立即性的威脅,並不需要等對方真的亮出武器、實際採取攻擊行為,才能算是立即性威脅。只要確認對方帶有意圖、惡意,也以我們為目標(例如掃視、打量的眼光、挑釁意味的瞪視),就足以構成立即性威脅,我們也應立即採取行動。

碰到威脅時建立視線接觸,看向對方雙眼,並不代表接下來就一定要投入戰鬥。即使是你的計畫是要逃跑,你也應該要看向對方,確認對方的狀態、手上有沒有武器、人數與人員配置。這樣才能有效的朝向安全的位置逃跑,而不是只想著要遠離危險,結果慌張、毫無頭緒的亂跑。

理想上,在顯露危險預兆的人進入視野範圍時,我們就會開始採取行動,他們基本上無法侵入到我們的社交距離(伸長手臂能觸碰到我們的距離)內。但有些情況下,發現對方行為異常時,對方可能已經處於近距離了,例如發生行車糾紛,起了口頭爭執,或是發生在室內環境的騷擾、侮辱,或是基於種族、性向、政治立場的仇恨犯罪。

這種情況下最忌諱的就是不逃跑,還一邊迴避眼神交會,不搭理對方。只要對方找上門來,衝突就已經開始了,拒絕接受這個事實,選擇無視,對方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就不生氣了、不再懷有惡意。這反倒只會讓對方變得更囂張、更凶暴。而且如果對方決定跨過界線,出手攻擊,迴避眼神交會也往往會讓自己無法即時反應,進而受到嚴重的傷害。

面對衝突時要保持視線接觸,對有些人來說也許有點可怕,也質疑這不能保證自己能全身而退,甚至有可能會讓情勢持續升溫;但我可以保證如果選擇迴避眼神,是100%絕對不會有好事。衝突引發後,情勢本來就在升溫的過程了,只要不是使用情勢降溫(de-escalate)的技巧,不論是選擇對峙或逃避,情勢都會持續升溫。只有堅守立場,做好戰鬥準備並持續對峙,才有機會進行對話,才有情勢降溫、和平收場的可能性。

真的無法保持視線接觸也沒關係,那就迅速離開現場。情勢降溫比起進行反擊,需要具備更多強韌性、勇氣、以及抗壓性。如果一個人連面對衝突的能力、勇氣都沒有了,我們還要求他在面對衝突時,要盡量採取情勢降溫的和平手段,甚至譴責他動用暴力來反擊,這其實是非常殘忍的一件事。

3.5. 已經被武器指著

在有些場合下,我們意識到威脅時,就已經是被武器指著的狀態。這可能是中了歹徒的埋伏,或是在小型商家、店面的搶劫中,歹徒進門後就拿刀拿槍威脅櫃檯人員的狀況。

即使這毫無疑問的是上述「對方行為異常、正留意我們」的情況,但這種情況是特例,先配合、服從歹徒會更妥善。所以此時應迴避視線交會,避免瞪視對方,讓持械歹徒覺得我們有意反抗

從事後角度來分析,歹徒如果目的是搶奪財物,從活人身上拿,和從死人身上拿,搶到的東西價值是不變的。歹徒其實大可殺人取貨,但既然我們沒有馬上受到攻擊,就代表他可能不一定想殺人,那麼不要立刻就反擊,先展現出服從,等待反制或逃跑的時機出現,或是等歹徒自己離去,往往會是更好的策略。

4. 完整防身情境分析

前面我們先抽離原有脈絡,單獨討論了不同情況下,到底是保持或迴避視線交會比較好。 然而,那些是我們假設自己事先具備足夠的資訊,坐在電腦前慢慢思考得出的結論,距離實際應用,仍有一小段距離。 所以,我們最後要來把以上關於視線接觸的討論,重新放回完整的防身情境來檢視。

在真實的防身情境裡,關鍵總是離不開那幾條重要的防身原則。 首先是狀態意識,也就是主動、積極的去觀察周遭人事物,理解周遭的變化對於我們的人身安全有什麼影響,並讓自己處於空間中,最容易觀察到周遭變化的位置。如此一來,環境中的資訊才會流入我們的大腦裡,而不是下意識地被我們忽略掉。

接著是在生活中保持戰鬥心態色碼的「黃色心態」(Condition Yellow),習慣讓自己處於一種放鬆戒備的狀態。雖然當下的環境中不見得存在威脅,也沒有需要戒備的對象,但我們下意識的接受「危險可能會發生」這件事實。

同時做到狀態意識,並保持黃色心態之後,我們才有辦法避免正常化偏誤(Normalcy Bias)的影響,下意識的否認、忽略危險的存在,這樣才有辦法從環境中的資訊裡,正確的判讀危險預兆

能夠實踐這些防身原則的話,在大部分的情況中,我們都能在危險發生之前,掌握充足的資訊,自然就有辦法回答「對方行為是否展露異常或危險?」,以及「對方是否留意我們?」這兩個問題,協助我們判斷這時該要建立、或是迴避視線接觸。

也因為現在我們是主動進行觀察的一方,為了避免不小心與他人對上眼,引起對方的注意力、或造成誤會,我們可以用眼角餘光打量周遭,減少眼球、脖子轉動的幅度,並著重觀察軀幹、手掌部位。這樣一來,別人也不容易覺得我們在朝著他看,但仍然能夠充分收集視覺資訊。

在這情況下,如果真的發現周遭有人展現出異常行為,對方甚至有可能還沒發現我們。情況允許的話,我們也可以從一開始就遠離對方,避免暴露在風險中,稍後再通報警方處理。

如果確定對方已經鎖定我們作為目標,那就可以從用眼角餘光看,切換成看向對方雙眼,主動建立眼神交會。也因為我們能及早察覺,這時對方有可能和我們還隔著一段距離,這讓我們要採取行動時,能得到一小段緩衝時間。這就比突然遭遇暴力事件,只能靠一瞬間做出反應還要好上許多。

5. 結語

快速總結一下這篇文章的重點:

  • 積極、主動的觀察四周,掌握周遭的動態與變化,及早察覺危險。
  • 一般情況下,用眼角餘光去打量其他陌生人就好。真的對上眼了,點個頭禮貌性致意一下,化解尷尬。
  • 迴避視線接觸的情況,是在危險份子尚未留意到我們,且我們不想引起他的注意;或是當我們被武器挾持的時候。
  • 只要對方正在注意著我們,不論是否懷著惡意,我們都該建立視線接觸。

一般人如果總要等到察覺別人瞪視自己的視線之後,才開始思考到底要不要建立視線接觸,那往往只會得到「鼓起勇氣瞪回去,並做好戰鬥準備」,或是「配合、服從對方,盡量避免受到肢體傷害」這兩種回答。

反之,如果能夠在事前掌握更多資訊,就會出現其他行動選項,也有更多反應時間,不再只能在刀口上瞬間做出決策,那不論要戰鬥或逃跑,都會有更高的成功機率!